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鸣佐】梦魇

一部曲 梦择

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的一个梦。
梦境里,梦境里的我啊,杀了人,杀了我的爱人,这有什么关系了呢 ?
那只是梦罢了。
对,那只是梦。
他的影子模模糊糊化成甜腻的气,发梢滑过脸颊画出完美的弧,散落一地血红的蝶,它们霏霏而舞,他的泪滴到我的舌尖,弥漫出苦涩的气息,他的眼深邃冰冷,他的嘴唇张张合合。
他说,“结束了”
沙哑低沉。
唇边的弧线勾勒美得惊心动魄。

二部曲 梦行

他命令,吻我。
和死人没有区别的唇,又冷又硬,却独有一股情色。
繁琐复杂的衣襟,乳白绣着撒旦的里衬,在我面前纷纷脱落。
洁白如瓷。

三部曲 逆梦

黑白颠倒。
时光碎了记忆,以光的速度奔走。
再见了,
我回不去的旧时光。
碎了,
我的梦。
我闭上眼睛,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诉说,色情又暧昧。
“杀了我”
低沉沙哑。
我的手上是刀,有冰冷触感,冷牛皮刀柄在我手上一点点的侵入我的神经,刀不能杀人,只能囚禁我自己。

非幻想曲 名为现实

睁开眼,看见少女绯色的发飘舞,像极了盛开的千重樱。
她的双眼,像狼。
她身后洁白的墙刺痛我的双眼,鼻腔里满是医院里独有的消毒水气味。
我想说话,可是喉咙沙哑,嘴唇干裂,只能发出没有任何意义的呜鸣声。
她说。
“疯子”
然后转身离开。
雪白大衣飘舞和着她樱色的发。
我闭上眼。
我累了。

四部曲 梦魇

在小时候会去的游乐园,我见到了我小时候的爱人。
墨色的眼,墨色的发。
他在我眼前化成一滩深红的血,水红的气体渐渐散开。
我惊声尖叫。
老旧的舞台上扬起了舞台剧。
灰尘在空中弥漫,一层一层的雾。
一只破旧的木偶,那是我送给我爱人的。
它画着拙劣的妆,在舞台上。
它叫着,喊着,它说,“你杀了他”
我的头,开始疼。
“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爱我?”
“鸣人,我爱你啊”
“那么为什么不杀了我?我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做不到”
它说,“你杀了他"
它跳起舞来,唱着歌“你杀了他!”
“我没有”
我、没、有
“你杀了他两次——你是凶手。”
天地开始旋转。
“凶手,凶手!”
我看见木偶有着深邃冰冷的眼睛。

非幻想曲 如何爱

“我的爱人哪”
我弹着吉他。
“我的爱人哪”
我哼着歌。
“为什么?”
我拿着刀。
“不杀了我呢?”
我微笑着。
“你不爱我么?”
我摇晃着身体。
“那么我杀了你吧?”
我失声痛哭。
“你爱我吧。说你爱我。”
他的眼睛红如残阳。

结束曲 梦醒

天崩地裂。
我的一切,都没有了。
我,
一无所有。

【完】

—杂记—
很久之前的老文章了,2013年的,现在看看有莫名的历史感*罒▽罒*
搬自己的文中(ฅ>ω<*ฅ)

评论
热度(7)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