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就像是自作多情,有点小难过,真的
呼呼呼

【咕咚】尖叫(车)

―哨向设定
―私设巨多
―不好吃
―手癌制杖司机固执开车,因为情怀吧【不
―文章被屏蔽了,发第二次,我的小心心和评论啊!QAQ



可爱的小车车

祝大家看文愉快!
他们真好,我爱他们啾啾啾

【咕咚】尖叫(车)

―哨向设定
―私设巨多
―不好吃
―手癌制杖司机固执开车,因为情怀吧【不



祝看文愉快!

他们真好,我爱他们!咕咚真棒!!!

琴声

我师父告诉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下最后一招,特别是做我们这行的。
最后一招保命用的,我称这个为救命招。生命,我的命,没什么比这更重要了,我惜命且惜福。

我是个半吊子的盗墓贼,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弹弹琴。我做过很多杂活,赶尸人,驱鬼人我都去做过,后来还是觉得盗墓贼最适合我。
虽然盗墓危险重重,无论是奇门机关,还是魑魅魍魉,但总归是个发财的活。

我不怎么和人打交道,但是下了墓,人又是有最多变数的。
就说上次吧,那是个大墓,跟我一起来盗墓的人因为分赃不均内部矛盾,在墓道里直接把人砍死,我还记得一个死去的伙计眼睛明亮,他大概死也没有想到会把这条命搭在同伴手里。我打听过,跟他来的人是他曾过命的兄弟。那个...

谈谈三叶篇

内有银土,土三。

不知道这样打tag算不算对,有错我就改。

重温三叶篇

说真的,看三叶篇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如果银土这两个人要真正的谈感情,那么首先,三叶,是他们必须要谈起的,无可避免的话题。

很多同人作品,对三叶避而不谈,或是直接忽视掉土方对三叶的感情,如果在原著的世界观里,三叶,是个在土方的人生里没有办法划去的一个人,你不可能说土方对三叶一点感情都没有,三叶是个好姑娘。

后来我就想到,如果银土两个人谈起了恋爱,那么他们会怎么面对三叶呢?特别是在三叶已经去世的情况之下。

如果是银时,他会主动的一遍又一遍的委婉的反反复复的向土方提起这个话题或者是暗示?他不会让三叶成为他们两个之间无法...

【鸣佐】年少的梦(阿佐生贺)

你是我最初的梦,却不是我最后的归宿。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讲过话了,三天?五天?还是一个星期?

鸣人对时间的概念实在很模糊,只是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有些遗忘他们之间交谈的感觉。

他歪着头皱着眉努力的回想,他们一个星期之前是如何交谈的。

对,他们之间首先会相遇,无论是在哪里,人潮拥挤的大街,还是相隔很远的小巷,他们会几乎在同时注意到对方,佐助那个时候会轻微的抿一下唇,明明把目光已经放到自己身上了,又会在下一秒中快速挪开,装作没看见自己的样子,同时向后退一点点,又把目光转回来,然后皱着眉抬起手慢慢的打声招呼。眼神漠然的样子,仿佛自己就不存在一般。

那自己呢?自己看见佐助后大概什么都不会...

生日快乐

佐助生日快乐!

【冲土】荒唐

荒唐可笑,不过喜欢

阴暗的主色调,昏暗的灯光,朦朦胧胧的居然传了很远。
冲田总悟从屋外走来,黑暗模糊着一切,却有灯光隐隐发亮。
有人在屋里他想。
冲田站在外面,放下了刀。

是谁呢?
天大亮了。
这不重要吧。
此时还没有鸟雀,阴沉的厉害,屋顶上有雪,雪还没有化净,却听到夏蝉的呼喊。
冲田总悟闭上了眼睛,睁开眼时,他就已经进到了屋里。
是谁在这里,一开始就清楚不过的。
那低低的喘息声,沙哑而又暧昧的,混着这昏黄灯光,一切都乱了。

土方十四郎眯着眼睛坐在冲田总悟身旁,脸颊泛红却又像隔着雾般看不清楚。
衣衫半解,露出如玉的肩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出几分魅惑感。
他在喘息,用手指为自己扩.张,粘.液分泌,那里已经湿润的不...

【鸣佐】走马灯

眼前全是黑暗,漆黑的,像墨一样浓稠的暗色,没有任何光。

却不觉得任何的孤独与害怕。
也许自己早已习惯行走在黑暗里,也许是自己并没有认为这是黑暗罢了。

没有觉得太过舒坦,也没有觉得太过难过,没有任何的感受。
近乎所有的感官都像被封闭了一样身体处于创放空的状态,只是迷迷茫茫。
脑袋里一片空白,沉默地看着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来,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思考的想法。
眼前开始浮现起就像老式的电影胶片一样的人生片段,灰蒙蒙的拉扯出很长的距离,支离着所有应该有的情感。
或喜或悲或伤或恼。
就像在看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电影,却产生了这些与自己无关的错觉。

一片明晃晃得灿若阳光的颜色,在电影胶片里面开始突兀起来。
一点一点的...

【鸣佐】太平长安

今日太平,可我愿明日你长安

他闭上了眼,混沌了世界,也让你的世界颠覆。
你不知道,他最后是拿着你送的玉佩闭上眼的,最后,他比你痴情。
沙漠落日,残阳如血。
你是愿他长安的,不惜在他人身下承欢。
倚在他人怀,只为他安好,你手掌中是他送你的羊脂玉,你不肯丢弃,你不肯断了念想。

惜令朝之幸,你比他懂太多。
如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你独自徘徊,撕心裂肺,你还在苦苦为了谁?
处处莺歌燕舞,他在温柔乡眠。
他终究是是别人的。
你值不值?你不懂。
你闭上眼笑,你说值。

那晚,你醉了,从不喝酒的你醉了。
你倚在桃木椅上,指着月,你说,我再也不看月。
我知道你累了。
那年的佛珠长埋地下,腐朽。
今夕的酒香你不...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