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逝者之证

“忘记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你戒过毒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云雀恭弥的记忆开始衰退。

明明喝了水,却又在下一秒准备拿起水杯。

明明吃了饭,却又在下一秒准备拿起饭碗。

这样子感觉一点都不好。

就像被迫吞下一千根针,然后独自品尝。

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到底忘记了什么?

六道骸坐在云雀的对面,喝着柠檬茶,翘着二郎腿,笑嘻嘻的望着云雀。

这种笑很奇怪,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奇怪。

过长的刘海挡住眼睛,导致看不清眼睛的颜色。

咖啡店的气氛诡异又暧昧。

因为六道骸和云雀俊俏的长相引得无数少女的媚眼。

云雀彻底黑了脸。

本来就讨厌群聚。

感觉呼吸都浑浊。

“看,那个帅哥。走,走,去搭讪吧?”少女们暧昧的笑。

长发的女孩撩起头发,卖弄风骚。

“嘿,帅哥,有没有时间?”红唇轻启。

六道骸眯着眼,嘴唇勾起弧度“我已经有爱人了”。

云雀侧过头,耳尖鲜红,

少女故作惋惜的摇摇头,但是却依旧不死心的问“那么可以让我请你吃顿饭吗?”

云雀恭弥挑眉。

“走吧?”

虽然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六道骸憋着笑意,点点头。

“诶诶?怎么走了??都没有说一声啊,真是的。”少女拉拉同伴的衣角。

同伴耸耸肩。

云雀匆匆的走。

而六道骸匆匆的追。

“喂喂,小麻雀你是吃醋了吗??”六道骸憋着笑意问。

云雀转过身,扬眉。

眉梢冰冷。

而六道骸知趣的闭上了嘴。

真是不可爱。

云雀抿了抿唇。

“看你的表情,不会又忘记了什么吧?”

六道骸微笑,表情戏谑,但是异色的双瞳深不见底,像深海下颜色。

云雀摇了摇头。

声音沙哑。

“反而是想起了什么呢。”

云雀直勾勾的看着六道骸。

像是猫的眼睛。

六道骸微微怔住了,然后又扬起了一贯的微笑,异色的双瞳深不见底。

“那么到底想起了什么呢?”

现在云雀明明知道为什么奇怪了,因为笑意根本没有达到眼底。

而六道骸知道的爱人以死。

六道骸伸出手,打算拥抱云雀恭弥几乎透明的身躯。

云雀恭弥从他的怀里穿过。

就算知道灵魂是触摸不到的。

难道就没有必要拥抱吗?

即使这样,我也希望拥抱啊。

“我逝去的证明”云雀顿了顿。

苍白的的手指穿过六道骸的发丝。

靛色的发丝看起来很耀眼。

“是你永远达不到眼底的笑意。”

因为我已经死去,所以记忆慢慢消失。

因为我已经死去,所以你不会再笑。

因为死去。

我忘记了什么?

我已经逝去的事实。

云雀疲惫的闭上眼。

碎成了无数纷纷扬扬的樱花,一片又一片。

像雪花一样。

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六道骸伸手去抓却只是抓到了一片虚无。

“明明是最讨厌樱花了啊,云雀。”


在很久之后,当六道骸被人问为什么还不结婚的时候。

六道骸挑挑眉,垂下眼角。

“我的爱人已死。”

“既然死了,为什么还不结婚呢?”朋友疑问。

六道骸贴着朋友的耳边,一字一句。

“我 的 爱 人 以 死”


评论
热度(3)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