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白色巨塔

即使这样。

就算大雨把这座城市的倒影颠倒,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回家的路孤独。

就算身边的男男女女来来往往嘻嘻笑笑,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回家的路孤独。

就算现在有个红了脸颊黑发凤眼的女孩拿着粉红情书,娇滴滴的向我表白,满是期待与爱慕的盯着我,我也只是呆呆的站在路边看着雨越下越大毫无动作,脑子里一片空白,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回家的路孤独。

就算刚才有车擦过我衣角,戴着鸭舌帽的黑发凤眼的司机淋着雨下来,对我说“抱歉,没事吧?”我却只是打着廉价的伞迷茫的点了点头,然后亲眼看着车轮踩碎水洼倒影,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回家的路孤独。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样迷迷茫茫走在迷雾里跌跌撞撞仿佛视死如归,带着黏黏腻腻死不放手的青春。

我也只能恍恍惚惚坐在空空荡荡的家里自我纠结致死。

从我推开门的一瞬间,我就开始头脑发昏。

不是回到温暖港湾的暂时放松而是到达没有边缘的悬崖。

可惜没有人帮我悬崖勒马。

我同样不能看清前方路途是否遥远。

在混混沌沌的沙漠里,没有什么沙漠绿洲,只有飘飘渺渺的海市蜃楼,没有什么浩瀚壮观,只有蒸发热气,弥漫灰尘。

我却只能骑着骆驼,觉得方向迷惘。

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觉得四肢麻木,无法动弹,呼吸急促。

大脑里却在天马行空不管不顾四处乱撞,不伤痕累累绝不罢休。

在一瞬间中我好像全部都释然了,一切的疑问都像是找到了钥匙。

一瞬间想通了,释然了,在下一秒又想不通了,打结了,每天都在这样不停的死循环中。

我是不是需要休息?

我也许太累了。

我在自我安慰自我催眠。

我躺在软绵的床上,依旧双目放空,死死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

我想起了白色的巨塔。

在塔中居住着黑发凤眼的公主。

我以前是死活不信的,现在我却希望公主从天花板里掉下来,落到我的怀里。

多美妙的幻想。

我辗辗转转反反侧侧,平时没事就干架的眼神凌厉的睡神,现在却找不到身影。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像打着有节奏的音乐。

总觉得家里的空气都是隔了一层棉花或是砂纸。

闷得要命,心里莫名的烦躁。

就想有什么东西慢慢萌芽,可悲的是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我毅然决定拿着伞,出门。

却与站在我家门口的云雀撞了个满怀。

雨水淋了我一身。

看样子他已经站了很久了。

脑子里瞬间开朗,一切都像是找到了发泄口,倾盆。

我知道也许我怎么了。

我扯过他黑色的领带,在他嘴唇上印下密密麻麻的吻痕。

云雀站在那里,却不知所措。

耳尖鲜红。

这让我想起了刚刚和我表白的女孩子红了脸颊的样子。

他拉着我的衣领,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

“我喜欢你”

“靠,怎么不早说?”

评论
热度(2)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