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个人取向

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胖是错,瘦是错,哭闹是错,静默是错,活着就是错,连死了还是错。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雨在下,近乎倾盆。

把挽歌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云雀往前走任凭雨水打湿衣裳也不回头。

当我一次次把伞伸过去的时候,云雀一次次的不留痕迹的躲开。

所以我知道云雀不需要我撑伞。

于是我丢掉了伞,干干净净利利落落。

不能为他撑伞就直接陪他淋雨。

踩过他走过的脚印,溅过他所溅过的雨滴。

云雀只是沉默。

纵使兵荒马乱海枯石烂,云雀恭弥给我六道骸的也只能是沉默。

我不在意的笑笑,只是挽了挽垂在额边已经打湿的发。

然后递给云雀一杯茶,苦涩的乌龙。

云雀恭弥没有打算接,而我也没有打算收回手。

于是两个人对峙。

现在我终于发现沉默就像水一样,无孔不入见缝插针淋漓尽致。

“你没有必要这样,”云雀开口,他的眼睛淡然,像我以前喝得乌龙茶一样,苦涩尴尬。

“我只是在机场等一艘船罢了”我眯起眼睛做出一贯的笑。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等一个永远不会爱我的人爱我。

就像在高空等待鱼。

即使我满眼江南。

云雀垂了眼帘。

而我没有说话,依旧笑着。

我知道的。

有的时候第一眼看某个东西就喜欢。

但是却没有理由,就是喜欢。

这一辈子都喜欢。

反之亦然。

有的时候第一眼看某个东西就不喜欢。

没有理由,就是不喜欢。

这一辈子都不喜欢。

第一次的印象,也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云雀一次次无意的拒绝我并不是没有感觉。

心脏那里会疼,像针扎一样的疼。

很久之后就会习惯。

但是我不知道很久到底有多久。

是不是比我的生命还要长。

就算怎样百毒不侵刀枪不入,我六道骸毕竟是个人。

在心脏里流动的是有温度的血液,不是冰冷的水。

心脏是用肉做的,不是石头。

所以不要当做石头,觉得怎么用刀子割都不会疼。

我听说当一个人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胖是错,瘦是错,哭闹是错,静默是错,活着就是错,连死了还是错。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云雀不动声色的拒绝,没有错。

云雀冷漠孤傲的沉默,没有错。

云雀什么都没有做错,他只是不爱六道骸罢了。

可是我的爱并不卑微。

就算是一厢情愿。

我拉住他的手,抱住他,他没有挣扎,依旧冷冷淡淡的。

湿淋淋的衣服透出他近乎苍白的肤色。

我至少个人取向还是比较正常的。

我不是同性恋,只是刚好喜欢的人是同性。

最终连不屑都不愿意给我了吗?

我低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低语。

手指卷起他墨色的头发。

“再见”

沙哑又暧昧。

即使我们都知道分离即是永别。

雨越下越大,我一个人提着行李箱。

慢慢的走。

本能的往后望。

后面是空荡荡的。

空空荡荡。

就算知道有希望才会有绝望。

我还是忍不住有期待。

希望之后是绝望。

分离的时候痛吗?

就像是驻扎在心里的大树被连根拔起一样。 

你说疼吗?

一点都不疼。

我爱了你一个春天,夏天及秋天,可是到了冬天我开始义无反顾的走远。

评论
热度(1)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