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欺诈游戏

对不起。

“笼子缝笼子缝

从笼缝中看到笼子中的鸟儿

无时无刻都想要跑出来

就在那黎明的夜晚

白鹤与乌龟统一的时刻

背后面对你的是谁呢!”

身边的小孩拉着自己的手,笑的甜美,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猜不到猜不到。”被蒙住眼睛的褐发的少年无助的呼喊。

顺着他眼角滑落的雪花。

冰冰冷冷。

他站在最中间。

握紧了拳头,不愿言语。

“呐呐!就由你继续吧”小孩们嘻嘻的嘲笑。

不要!!!

三次之后就要被鬼吃到了啊,被鬼一口一口的生吞活剥。

小孩们在笑。

被鬼吃掉。

小孩们在嘲笑。

被鬼吃掉哦。

六道骸逆在阳光中。

他开始迷茫。

在山从中坐落这的巨大哥特式白色教堂撒发着灰暗的气息。

一点点侵蚀着耀眼的阳光。

这里很熟悉啊。

“错了错了”小孩们笑笑,勾起嘴角,天真无邪。

褐发的少年诧异。

双瞳放大,无法置信。

在圈中的孩子柔柔软软对他露出冷漠的笑。

“我被鬼吃掉之后,让他继续吧”在中间的少年转身指向身后黑发的孩子。

被报复了吧?

你告诉别人错误的名字啊。

他推开腐朽的门,扬起一阵灰尘,像茫茫的雾,软软绵绵的雾。

六道骸捂着嘴抬头。

浑浊的彩色玻璃折射光束。

他看见在顶部勾勒的是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它原本就不算流畅的线条慢慢褪色,糊化成黏黏的一片,也花了了原本美好的画。

雕刻着圣母玛利亚的灰白柱子苔藓爬上墙角,像星星点点的霉菌生长茂盛。

六道骸眯起异色的双眼。

“笼子缝笼子缝

从笼缝中看到笼子中的鸟儿

无时无刻都想要跑出来

就在那黎明的夜晚

白鹤与乌龟统一的时刻

背后面对你的是谁呢!”

靛青发色的小孩张张嘴,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提醒。

小孩侧侧身,想偷看围在中间的捂着眼睛黑发少年身后的人。

到底是谁呢?

而中间的少年眼里满是希翼。

他的眼睛像是撒进了一把揉碎了的星。

摇摇晃晃的,支离破碎的,像是时光。

请告诉我啊,

在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啊 ?

教堂很破旧,也很普通。

在地上积着淤泥和水。

黑发的小孩踩上一个脚印,回头对人浅浅的笑。

六道骸转头,看见黑发的小孩被人按着手脚,拖进山洞。

孩子毫无表情,冷冷淡淡。

在自己身后的少年,有着异色的双眼。

一步一步的走。

莲花伴着火苗盛开在整个教堂。

沾着血的黑眼珠从漆黑的山洞里慢慢滚出来。

在水牢里鼓起一阵阵水泡,六道骸漫不经心地抬了一下眼皮。

又是六道轮回的一场梦吗?

“笼子缝笼子缝

从笼缝中看到笼子中的鸟儿

无时无刻都想要跑出来

就在那黎明的夜晚

白鹤与乌龟统一的时刻

背后面对你的是谁呢!”

是谁呢?

黑发的孩子回头对人浅浅的勾起唇角。

站在黑发的孩子身后的少年,低下头抱歉。

六道骸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手心。

像很久以前一样低头抱歉。

对不起。

评论
热度(3)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