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童话镇

我们在童话里互相欺骗。

【壹】

【莲花开了! 】

在那里伫立的青蓝发色的少年,弯下腰捞起在水面上盛开的赤莲。

在水面上倒映着模糊的面容。

花中的鹅黄的花心浅浅点缀着。

他侧过头向另一边招手。

“云雀,快过来啊”他的语调明显兴奋。

在另一边,玄青的雾气裹扎枯草,弥漫着漆黑的雾。

眼睛弥漫着黑雾,眼眶里却没有眼珠。

空洞。

死气干枯。

【贰】

【花开了,花开了. 】

穿着玄青色浴衣的少年缓缓走在雾中。

像是踩在沼泽里,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有这个勇气吗?

行走在水雾里的地精灵,拥有绿色的皮肤,双眼闪闪发光。

在手上停留的乌鸦的红眼睛闪着幽幽的灵光。

三千世界的乌鸦啊,是冥界的引路者。

如果跟着你走,会不会看到彼岸花的妖艳?

【叁】

【是什么花开了?】 

会发出如此的香?

云雀闭上了眼,细长的睫毛像是墨色的蝶翼。

水雾弥漫。

踩在青草上的露珠滑下。

溅落到湿软的土地上。

而在六道骸那里百草干枯,鲜花凋零。

知道吗?

死去的人会保存会保存死去的样子。

在六道骸眼角结的褐色的痂慢慢脱落,露出烧伤。

【肆】

【是莲花的花开了. 】

下雨了啊。

雨水打击的水面泛着圈圈涟漪。

黑发的孩子抿了唇。

双手合十的祈祷。

在他身上环绕着的符咒燃起火苗来。

星星点点,恍若明星。

像是无边的萤火。

六道骸微微一笑,眼里是深不见底的海。

而海里什么都没有。

就像那空旷的湖面。

他想起了死亡之前看到的火焰。

熊熊大火。

点燃了半边天。

刺伤双眼,明媚冷清。

【伍】

【原本以为花开了, 】

赤莲却瞬间消失了。

在水面上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

在水面下的枯骨挣扎。

他伸出手,却没有人救他 。

有人注定是风中孤独的野狼,冒着风雨,却无所畏惧。

他黑色头发飘在黑色水里。

河水很冰。

冰到刺骨

“我以为花开了啊”六道骸撇了撇唇,满脸的失望。

在手上的莲花化成赤色的蝶飞走了。

黑发的少年对他露出温软的笑,将已经化成白骨的手握紧。

黑色的浴衣颜色更浓。

青烟散去。

“花已经开了”云雀笑笑。

眼角冰冷。

开在尸体上的白骨之花。

艳若残阳。

【陆】

【其实花开了】

六道骸变出一把破烂的伞。

上面画着赤色的蝶。

然后邀请云雀打伞。

六道骸笑了笑,眼中是漆黑一片的迷茫。

在他的身边飘起朵朵莲花。

云雀挑了眉梢。 

在云雀身边的黑雾渐渐消散。

黑雾是怨念的实体,含恨的实体。

“看到三途河吗?”云雀指向远方。

六道骸微微点了点头。

在桥的旁边,彼岸花开的妖治。

穿过河水,到达极乐。

【柒】

【花开了...... 】

其实根本没有下雨。

水淼上光滑。

塘中惊起无数的赤蝶,像飞过盛开的睡莲一样。

在水底的绿藻交错。

绑在累累的白骨上。

异色双瞳漂浮。

评论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