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沉睡的森林

在时光隧道的尽头,你我相遇。——题记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座古老的森林。

她的所有都在沉睡中,缓缓而均匀的柔软呼吸弥漫在整个鲜绿的森林。

在那里啊,有无数的宝藏和沉睡的人。

这是六道骸五六岁的时候从他的哥哥云雀恭弥那里听到。

他仰着头对他的亲爱的哥哥说“我要做骑士,拯救沉睡的森林。”

云雀眯着漆黑的眼睛,点点头说:“真是不错的想法”

那像一阵甜美的风,有糖果味道的风,那样轻飘飘的漫过六道骸的小小世界。

他睁着水蓝的眼,向往那个沉睡的森林。

他在天堂向往人间,就像在地狱仰望天堂。

那里一定飘着无数的仙草和有翅膀会说话的精灵。

然后六道骸在他最喜欢的哥哥沉睡了之后,他决定到那座沉睡的森林里去寻找他沉睡的哥哥。

所以7岁零六个月又九天的六道骸背着他凤梨形状的小书包,往里面塞了很多东西,有他从邻居家院子里摘下的5个青涩的苹果,那还不是苹果成熟的季节,可是骸等不到苹果成熟的季节就匆匆忙忙的出发了。有他随手顺来的4个大橘子,一定可甜了 。看它们橙的发黄的果皮就知道,还有他站在椅子上偷偷从冰箱上拿来的2个沙丁鱼罐头,还有还有最最重要的是云雀亲手做的小平安符

六道骸光着脚丫,踩上细腻的草丛,柔软而细长的草尖扫的脚底有一些痒痒的。

空气里弥漫着莫名的草的清新味,赤脚踩在泥泞的小路上的大大小小的水洼上,水珠溅到脚背上却意外的凉爽。往草丛走,嫩绿的草尖扫过裸露在外的小腿和脚背,舒舒麻麻的瘙痒感,还有细长的草上滑落下的露珠。

他的鞋子走在半路上被磨破了,他就随手丢了跟着已经一年的鞋子,虽然鞋子很好,但是找到哥哥更重要。

他还采了花,采的时候绿色的汁液流到手上,黏黏腻腻的。甜甜香香的花,哥哥一定会喜欢,那一种幼小的生物,开在路边或是绽放在阴森的树下。

他把鼻尖埋到花蕊中间,清香淡雅的花香扑鼻。

他眯起了眼睛,享受这迷人的花香,就像哥哥在轻揉他的发梢一样。

他把花装到幼稚的背包里,蹦蹦跳跳的向前走。

前方也许是绝路,但是孩子不会想。

下了雨,淋湿了天空。

六道骸加快了步伐,路变的泥泞,而我们的小小骑士也看到了希望。

一座森林,淋着雨的森林,在郁郁葱葱的生长。

他仿佛看见了沉睡的树木在复苏,向他招手。

呐呐,沉睡的森林!

小骑士带着他所有的希望视死如归的跌跌撞撞的闯进了这座沉睡的森林里。

树下的蘑菇在慢慢的生长,花草也吐露新芽。

六道骸环顾四周。

那里有一棵树,并不粗壮的树。

骸终于笑了,树干上写着“云”

他用脸颊蹭蹭树干,笑的灿若阳光。

他不知道的他亲爱的云雀哥哥像神圣誓言般的在这里刻下字。

哪里有什么沉睡的森林啊,只是时光隧道的尽头的妄想罢了。

“什么是沉睡的森林啊?”这是六道骸成年之后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朋友。

“全部枯死的树木居住的地方。”

评论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