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说谎者

【一】
“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土方十四郎有些面容扭曲,他咬牙切齿的狠踹了坂田银时一脚,然后又对坂田银时白花花的脑袋来了一枪,枪口直直对着太阳穴微微凸起的地方。
子弹沿着弹道精准无误地飞射出来,还引起了枪口一阵小小的火花,子弹迅速通的过坂田银时头上的太阳穴,切断此处缠绕的感觉神经, 打穿坚硬的头骨,涌 动的血液顺着圆形的伤口往外喷涌,最后子弹穿过了凹凸不平的大脑,翻搅着被包裹的娇嫩的皮层,这导致脑浆混着艳色的血涂满了的张脸颊。

土方十四郎默默退后了一步,手依然紧握着枪。
他烟蓝色的眼珠转动,快速扫了一眼整个房间,房间里的照明系统已经被刚才的打斗破坏,所以土方也只能不清楚的看个轮廓。

土方十四郎有很多话想问坂田银时,但是他知道这个房子里的监控摄像还没有被破坏掉,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情不能问。
还要再等等。

土方是刚刚才收到消息,总部出事了。
死了七个人,还有五个人失踪。
作案手法和曾经的坂田银时一模一样,有的是被活生生的扯下皮肉,更有的就是直接消失不见踪影,过段时间便会在某个阴暗角落找到他们曾经所穿的衣物。
这个案件也是不是坂田银时所为,但绝对和这家伙脱不了关系。
可惜土方十四郎刚刚到这个房间来,打开门的一刹那,坂田银时就对他发动了攻击,要不是根植于土方十四郎骨髓中的敏感的反应能力,大概现在土方十四郎就和刚才呆在房间里的人一样要不被吃掉,要不就是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土方十四郎眯起眼睛,那朦胧的蓝色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想离开的话,未免下手也太轻了,而且他绝对有本事在土方来之前悄无声息地离开。

从黑暗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就像有什么东西慢慢蠕动着,碰到了散落一地的各种化学药品和其他的工具。
大概是蟑螂或是老鼠爬过吧,但是却更想什么东西在生长着,极其缓慢的生长着,蠕动着它那臃肿的身躯,在不经意之间却成长为成一大片。

而它们开始行动了。

这个怪物,土方十四郎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句。
真不愧是个怪物啊。
他扫视了周围一圈,黑暗更浓郁了。
再不出手,怕就来不及了。

土方十四郎那双漂亮的手毫不迟疑的再次举起了枪。
那双手骨节分明,白得近乎透明的指尖,细腻又修长的手,近乎可以看见淡青色的血管,这是双令人羡慕的手,而这双手重新握紧了枪。
枪不危险,可枪会走火。

弥漫着的黑色,可以触及到地方都是黑,无处不在的黑色,可以清清楚楚看见的漆黑。
难道没有别的颜色吗?
坂田银时这样想。
他对周围的感知还不太清楚,但却明白只有在土方十四郎身边才有颜色,这是一种莫名的吸引,或暗淡或鲜艳,那是救赎的颜色。
那双烟蓝色的眼睛就像是阴天的空,隔着朦胧的雾,花成一片。
柔软而温和的浅淡色彩极其准确的倒映在他的瞳仁里。
我的,我的,我的,
细胞都在叫嚣着。
莫名的吸引,
莫名的占有,
那不是爱。
是我的,我的。
大脑被刺激,筋肉开始快速的生长,被抽离的东西一点一点的组合起来,脑组织在慢慢复原,神经重新生枝缠绕,身体躯干渐渐有了知觉。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睁开了眼睛,眸子是猩红色的。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唯一的碎光。
“砰砰!”
枪走火。

评论
热度(32)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