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鸣佐】走马灯

眼前全是黑暗,漆黑的,像墨一样浓稠的暗色,没有任何光。

却不觉得任何的孤独与害怕。
也许自己早已习惯行走在黑暗里,也许是自己并没有认为这是黑暗罢了。

没有觉得太过舒坦,也没有觉得太过难过,没有任何的感受。
近乎所有的感官都像被封闭了一样身体处于创放空的状态,只是迷迷茫茫。
脑袋里一片空白,沉默地看着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来,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思考的想法。
眼前开始浮现起就像老式的电影胶片一样的人生片段,灰蒙蒙的拉扯出很长的距离,支离着所有应该有的情感。
或喜或悲或伤或恼。
就像在看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电影,却产生了这些与自己无关的错觉。

一片明晃晃得灿若阳光的颜色,在电影胶片里面开始突兀起来。
一点一点的慢慢开始清晰起来,有一种刺伤虹膜的错觉。

“我不认为你背叛是没有原因的!”
带着年少的稚嫩的嗓音,有一切的希望与恳求。

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一个很熟悉,但是现在却陌生起来的音色。

“所以一起回木叶吧。”
从离自己更远的色彩里传出来这句话,带着成熟以后的坚定,不迷茫,也不悲伤。

飘渺的,感觉不真实却又明明白白存在的。

“我就是你的归处。”
那是绝望的声音,不知为什么会知道那声音里蕴含的所有情感。
“你,大家,木叶的所有,只不过是我的垫脚石,如果是你,一定”
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后面的话就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仿佛被什么激烈的打斗声所覆盖住纠缠住。

刀光晃过剑影,暖与暗缠绕撕扯。
水成万丈狂澜,火娆千树枝桠。
雷闪灼热电鸣,橙与蓝激烈碰撞。
尖锐的矛与盾互相攻击着对方最脆弱的软肋,像青鸟飞过丛林发出的鸣叫,声音被拉长至嘶哑。
绝望的色彩划过眼角,红色蔓延天际,发出绝望的尖声叫喊,轰隆隆,恍若赤蝶飞过无边的原野。

那一刻万籁俱寂。

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颜色也慢慢的褪去,只剩下苍白的无力。
电影终于结束。

觉得有什么东西糊过脸颊,就像棉花糖黏腻过。

扭过头去,看见有樱花垂落至肩头,粉红色的,还有青绿色的叶子,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一句“喜欢你。”

天地开始旋转着,“佐助,没有下一次了。”不知道谁对自己这样说着。
那一刻清楚的感觉到了眉心处有什么东西点过,熟悉感顷刻袭来。
眼泪却从莫名自己的眼睛中流出来了,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现在的自己做不出任何语言,或表情来缅怀这以过去的往事。

只能看着一切任凭自然发生,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悲伤。
怀旧的电影胶片开始老化退场,只剩下满目的苍白。

费力的睁开眼睛,明晃晃的颜色暗了,恍若万风吹过。

【完】

—杂记—
2014年佐助的生贺,嗯…相比2013感觉正常了很多的样子*罒▽罒*

评论
热度(7)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