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安心

半块甜奶酪嘿

【鸣佐】短篇集合

缘灭


“呐,这位僧人。”
他转过头来,面无表情,毫无波澜。
“我见过你么?”
他摇了摇头,自己所带的棍棒还在地上拄了两拄,在青石板上发出刺耳的音。
“呐,大师,是青衣派的吗?”我指了指他身上穿的破旧的黄色棉布服。
他点了点头,黑色的眸子毫无变化。
“是去远离尘嚣的喜马拉雅山吗?”我觉得我的话有一点点多了,
“还是到我们山上的小庙里吃斋念佛,静坐参禅,伴着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我只是想和他多聊一下,一下就好。
“我不信佛。”
声音有着少年独有清冷,像洁白的兰花发出冷幽的香。
“我只是赎罪罢了。”黑色的眸子暗了暗。
他转身离开。在青石板上刻下一个又一个的混着泥土气息的脚印。
我双手合十,低了低头。
“大师,愿安好。”


我呆呆的盯着他沾上泥土的黄色棉布服,有些晃了眼睛。
不性交、不撒谎、不杀生。苦行僧的原则,我突然觉得,我喜欢上了他,不知道名字,不知道他去哪里,不知道他的身世。
我只知道,这份小小的喜欢,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我对身边少女说:“我们在一起吧”
当时的樱花开的艳。

【完】

白夜行


愿女神垂怜你的灵魂。
“祭司大人,罗马的灵魂啊”
他们呼喊着啊,尖叫着啊。
我站在高台上。
他们膜拜在我的脚下,没有敢抬头,他们眼睛只看得到地上的尘土。
我是他们的信仰啊!
我勾起笑,笑的无比善良,呐,女神?
才不会存在啊,
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可能真正存在?
他们信我是祭司,却剪断我所有的牵绊。
他们只是盲者罢了,盲目的追求所谓重生。
我指着远方的火堆,那是雷电留下的火种,风卷起我巨大的黑色斗篷,卷起远方的灰尘。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以推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我是神权神志神爱的结晶
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
我将于天地一同长久
若则者,火焰将赋予永生。”
我轻轻哼唱着,所有的基督教徒如疯子一般向火焰狂奔而去,那不是重生的希望。
我听见烈火燃烧灵魂的声音,火苗越上干枯的肉体。
“哧哧”
化成灰烬了呢,我微笑着看着信徒们在火里挣扎,既惶恐又带着微妙的希望。
真是蝼蚁啊。
万劫不复,你们。
你们将徘徊于地狱,永世。
不要怪我啊,谁叫你们杀了我的最爱呢?
天使在我右眼微笑,撒旦在我左眼狂欢。
坠入地狱的人们啊,
呐呐,愿女神垂怜你的灵魂


飞鸟扑闪着翅膀飞过浅红的苍穹,抖落一地绒羽
我说我喜欢你,但是你只是笑笑。
我记得你的眼睛,灿若星辰。
你说,你会是他们的信仰。
我笑笑。
风刮过无边的森林,吹起一层一层的浪花。
你说,你想看海,哪怕只是一眼。
你想看那蔚蓝没有边际的颜色,你想闻到海风特有的咸涩,你想踩到软绵的沙,你想拾到五彩的贝壳。
当时你的眼里,满是憧憬。
亮晶晶的,闪着光。
黑色的睫毛像墨色的蝶翼。
我握着你的手,你的手冰冷,像极少见的瓷器。
我说我带你走。
你眯起了眼,笑得像狐狸。
你的眼里有无奈,很可惜,我没有看到。
你看着天空的星,你说不要忘了我。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
我亲吻了你的脸颊,我看到你的耳垂鲜红。
我知道了那夜梦幻的惊人。


我拉着他的手疯狂奔跑,依旧甩不掉后面的人。
“别忘了啊,鸣人”
“不会忘”
“我们,一起去看海啊”
最后还是失约了。

教徒们绑着他,让他走过烧红了的碳上。每走一步,脚底的皮肤都发出尖叫。
信徒们按着我的手。
他们说:“祭司大人,他是撒旦之子,他是不详啊”
“不是,不是!”
被上撒旦之子和不详的罪名,佐助只能被火烧死。
“他明明是男子却迷惑了祭祀大人的心”
我挣扎着,佐助!
“不是,不是啊啊”
明明是先喜欢的人是我啊,明明先诱惑他的人是我啊
火焰吞噬着佐助的皮肤,他说,“别忘了哦"
不要,
不要
不要啊。
我愿你们将坠入地狱,与撒旦为伍啊。
我的眼睛变得通红。
他们问,“祭司大人,女神说了什么?”
我沉默不语,失声痛哭。

我听见烈火燃烧灵魂的声音,看见火苗越上干枯的肉体。
呐呐,坠入地狱的人们啊,
愿佐助垂怜你的灵魂。

【完】

—杂记—

现在想想2013年的我也许是个神经病QAQ

评论
热度(8)

© 半块甜奶酪嘿 | Powered by LOFTER